首页 > 新闻资讯 >媒体聚焦
大国重器样本杭汽轮:60年风雨锻造中国重器 高层钦点鼓舞人心

来源:证券时报 发布日期:2018/8/5 10:50:37 作者:李小平

来源:证券时报 证券时报记者:李小平

说起杭州半山一带,老底子的杭州人记忆里,都会联想到杭钢、杭汽轮、杭氧、杭锅等重工业企业。那些年,这些工业大厂几乎占据了杭州经济的半壁江山。曾几何时,这里厂房林立、机器轰鸣,数以万计的产业工人骑着自行车,每天进出厂区。而今,伴随杭汽轮整体搬迁的启动,曾经热热闹闹的半山工业区将归于平静。

从杭州半山脚下走出来的杭钢股份(6.320, 0.00, 0.00%)(600126)、杭汽轮B(7.080, 0.00, 0.00%)(200771)、杭氧股份(16.360, 0.00, 0.00%)(002430)、杭锅股份(7.880, 0.00, 0.00%)(002534),虽然同为上市公司,但戴着B股帽子的杭汽轮,却往往不被投资者熟知。不过,该公司的江湖地位却不可小觑。用杭汽轮人的说法,他们是名副其实的国之重器,几乎每一届党和国家领导人,都会给公司送来关心和问候。

杭汽轮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公司?为何能获得高层的频频点赞?面临搬迁的杭汽轮,将获得怎样的特殊待遇?在B股这个特殊群体,杭汽轮有着怎样的经历和感受?又有着怎样的想法?为此,证券时报记者近日前往杭州半山进行了深入了解,并与公司董事长郑斌进行了一次面对面对话。

  茅草棚里飞出的金凤凰

杭州汽轮机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是创建于1958年的杭州汽轮机厂,位居杭州半山脚下的石桥路357号。如今,虽说周边高楼拔起,但置身工厂大院,仿佛可以瞬间回到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

60年前,一群从未见识过“汽轮机”的人,靠着“振兴民族工业”点燃的激情,在“茅草棚”里,制造出了浙江第一台“冲动式”汽轮机。“因为当时各方面的条件比较简陋,所以这台汽轮机生产出来之后,前来参加技术验收的捷克专家,就把它比喻为‘茅草棚里飞出的金凤凰’。”杭汽轮董事长郑斌对证券时报记者感慨道。

郑斌1981年正式成为杭汽轮的职工,但很多杭汽轮人却说他是1964年进厂。为什么?这与郑斌的出生背景有关。出生在半山脚下的郑斌,对杭汽轮有着特殊的感情。1958年杭汽轮建厂时,郑斌的父母亲就是第一代创业者。1964年,郑斌在杭汽轮的大院里面出生。受父母亲的影响,郑斌也在1981年正式加入到杭汽轮并工作至今。切身地体会和感受着杭汽轮几代人辛勤耕耘、几代人的努力。

郑斌说,杭汽轮60年发展历程中,有很多鼓舞人心、感动人心的事例。比如,2016年习总书记到神华宁煤项目现场视察,他站在由杭汽轮设计制造的全球最大的十万等级空分装置用工业汽轮机面前,由衷地发出“社会主义是干出来的”的感叹。习总书记的这句话,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和鼓舞,也说明杭汽轮在中国的装备制造方面,真正成为了国之栋梁。

从事汽轮机生产的杭汽轮,虽说不被外界熟知。但是,该公司在国家领导人心目中的分量却不轻。杭汽轮的厂史馆中,展示着各个时期党和国家领导人对杭汽轮的关心。在杭汽轮人的记忆中,从中央到地方,几乎每一届的中央领导,都会到杭汽轮视察。“这说明什么?一是表明各级领导对企业的关心、关怀;另外也反映出这个企业在整个国家发展中的战略地位和作用。”自首台750千瓦汽轮机落地,到如今能制造全球最大的工业汽轮机,60年来,杭汽轮几乎囊括了国内工业汽轮机首台套的设计和制造,中国各经济发展时期重点建设工程项目的国产工业驱动汽轮机,绝大部分也由杭汽轮提供。如:国产第一台大型乙烯装置驱动裂解气压缩机用汽轮机;国产第一套500万吨/年炼油装置驱动用汽轮机;国产第一台4.8万立方米大型空分装置驱动用汽轮机等。

郑斌称,汽轮机被业界比作装备制造业的皇冠,广泛应用于石油、化工、冶金、轻工、国防建设等领域。能否自主制造工业汽轮机的国家,代表着一个国家工业体系是否完备。甚至可以说,如果一个国家不能制造工业汽轮机,连国家安全都没法保障。在国防建设,以及重大的海装设备等方面,都会使用我们的这些核心装备。我们制造的产品,是真正的国之重器,而且这些装备,真正体现了中国动力(23.900, 0.00, 0.00%)。

炼造了中国重器的杭汽轮,使得市场对公司的搬迁补偿,多了一份期待。近年来,为了顺应城市的快速的扩容,杭州半山脚下的工业重企纷纷迁出。比如,杭氧股份于2009年正式迁入至临安;杭锅股份于2013年正式搬迁;杭钢股份的半山钢铁基地,于2015年彻底关停。根据计划,杭汽轮将于2020年前,整体搬迁至杭州临平的经济开发区。

郑斌称,杭汽轮的搬迁,是公司实现升级发展的必由之举,杭州市也高度重视。基于杭汽轮产业地位的重要性,也基于杭汽轮多年来在杭州市的突出贡献,市政府专门开了协调会,最后按照“一厂一策”的政策,来支持杭汽轮的搬迁发展。

  业绩起伏背后的秘密

肩负着大国重器的杭汽轮,虽说战绩满满,但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也时常遭遇不解。

杭汽轮是杭州汽轮动力集团的核心企业,于1998年4月在深交所B股上市。财报显示,杭汽轮1998年上市之初,公司当年收入仅为3亿元,净利润为7200万元;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为34亿元,净利润为6800万元。换而言之,从当年上市到现在,虽然销售收入有着较大幅度的提升,利润却好似坐了个过山车几乎又回到原地踏步。

面对公司遭遇的尴尬,郑斌对记者直言:“这个问题,确实是中小股东关注的问题。从表面上来看,杭汽轮的利润增幅跟不上销售收入增速。但其实,杭汽轮为我们国家所创造的社会效益,很难用数字去衡量。所以,不能简单看我们财报。可以说,当年的状况跟现在的状况是完全不一样的。”目前,杭汽轮的工业汽轮机主要的竞争对手,包括德国西门子、美国GE、日本三菱等跨国企业。在杭汽轮未能生产出市场上同等功率性能的汽轮机前,国内用户几乎完全依靠进口。而当杭汽轮能生产出来后,就会跟上述跨国企业的直接竞争,但产品的售价,往往比国外同类产品的便宜30%—40%。郑斌说:“同台竞争的关键点在哪里?就是价格。由此可见,当年如果没有杭汽轮,他们的价格是多么离谱,因为当时我们只能是进口。”

据悉,凭借着不断的技术攻关和产业升级,如今在工业汽轮机方面,杭汽轮与西门子等国外企业已处于同台竞争状态,价格方面几乎没有优势,有的品种,杭汽轮的价格甚至比西门子等国际企业还要高。比如说2017年,杭汽轮参与的国内、国际项目的价格,与德国西门子、美国GE、日本三菱等几乎都在一个水平线。这种竞争的结果,就是工业汽轮机的整体售价往下掉。

与此同时,郑斌还表示,随着这些年技术的不断发展,汽轮机的价格往下走,而我们的劳动力成本却在大幅往上走,这也影响了公司业绩增长。不过,关键的问题,还是因为当年的价格高,而当年的价格高是因为国外企业垄断所致,因为我们国家没有,所以它的价格高得离谱。

杭汽轮上市20年来,2012年犹如一道分水岭。数据显示,2012年,公司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45亿元,净利润7亿元。这也是杭汽轮过去20年,交出的最好成绩单。但随后两年,公司业绩出现了断崖式下滑。不过,2016年以来,杭汽轮的收入和利润又重返增长模式。“从杭汽轮这几十年的发展过程中来看,2012年确实是分水岭。这主要是行业自身发展的原因造成的,另外宏观经济环境也有影响。”对于公司近年来的业绩震荡,郑斌解释称,杭汽轮生产制造的产品,属于投资拉动类产品,它的景气度跟国家的高速发展是密切相关的。2012年以前,我们国家在许多领域的建设,处于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从而带动了汽轮机这类产品的需求。但是这种情况,在2012年后开始改变,随着产能调控的加强,以及环保政策趋严,国家对盲目投资、未披先建项目采取严厉管控,很多项目戛然而止。如此以来,杭汽轮工业汽轮机的销售自然会受到牵涉。那时,杭汽轮的直观感受是,“我们主要的客户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突然从2012年开始,几乎没有审批过新的项目,部分原有在建的项目也停了下来。所以,财报上也反映出现了,按照我们公司内部的说法,叫断崖式的下降,也就是大家说的‘分水岭’”。

近两年,杭汽轮的业绩有所好转,这里既有公司自身转型升级方面的原因,主要还是部分原先喊停的项目通过后期整改又恢复了。“比如中石油、中海油、中石化这些客户,后来也开始有一些项目审批启动了。所以反映轮2016年、2017年财报身上,就出现了比较好的现象,至少比前面两三年情况要好。但是,这不足以判定市场已经全面回暖。目前,我们还是视之为脉冲现象。”

对于自身产品的竞争力,杭汽轮充满自信。2017年1月,杭汽轮中标大连恒力石化项目,合同金额达到5.88亿;2017年6月,公司又中标浙江石化项目,涉及合同金额约5亿。以恒力石化项目为例,按照以往惯例,压缩机和汽轮机是打包销售的,用国外的压缩机,绝对不会选国产汽轮机。

但是,这次情况不同。用户大连恒力就明确告诉竞标的跨国企业,要来投标可以,但是汽轮机必须用杭汽轮生产的。郑斌说,“这两个装备之间的衔接,其实涉及很多的问题,不是简单的谁先谁后,而是整套系统的方案,都得重新设计。能拿下这个项目,这也充分反映了杭汽轮为客户解决问题的能力得到认可”。

  “国家工程”的进与退

近日,美国政府对中兴的“禁芯令”,让国人意识到“中国芯”的重要性。殊不知,在“十三五“规划纲要公布的中国计划实施100个重大工程及项目名单,培育集成电路产业体系排名34位。而这份榜单中排位首位的,是航空发动机及燃气轮机。

用业界的话说,如果汽轮机是装备制造业的皇冠,那么燃气轮机就是皇冠上的那颗明珠。目前,世界上只有美、英、俄、德、法、日等少数国家,具备独立研制先进燃气轮机的能力。这些国家借助技术优势和综合国力,开发了从几十千瓦到几十万千瓦的不同功率档次的燃气轮机,并将其广泛应用于军民领域。

为了拿下这颗皇冠上的明珠,杭汽轮已将其列入未来发展的重中之重。郑斌对记者称,从2014年开始,杭汽轮就开始往燃气轮机方面努力,专门成立团队,将燃气轮机作为企业未来发展的主要研发产品,作为杭汽轮未来发展高端产品的重中之重。燃气轮机的研发需要技术、资金、人才的高度密集投入,客观上需要较长的研发周期,实现突破并非易事。为保持其燃气轮机技术优势,并在市场竞争中始终处于领先,西方发达国家都制定了燃气轮机的专项发展计划,如美国的ATS计划(先进透平系统计划)和CAGT计划(联合循环燃气轮机计划)、欧共体的EC-ATS计划、日本的“新日光”计划和“煤气化联合循环动力系统”等。

2012年,为了进一步提升我国航空发动机和燃气轮机行业的自主创新能力,国务院批准设立“航空发动机与燃气轮机”国家科技重大专项(“两机专项”)。经过长达4年的论证,国家技部于2017年3月宣布,航空发动机和燃气轮机专项已经启动。按照“两机专项”实施方案,在2020年前,我国将投入千亿资金,支持航空发动机和燃气轮机产业的发展。

从千亿政策扶持资金,不难看出“两机”研制的重要和复杂性。郑斌说:“单单靠一家企业,是绝对是做不出燃气轮机的,需要企业、高校及科研院所组成产业联盟。杭汽轮已经是这个产业联盟的成员,也是浙江省两机专项的主要成员。”不过,在“两机专项”这一国家工程获得政策力挺时,杭汽轮B于2017年8月公告称,公司将50MW功率等级燃气轮机研发项目转让给杭汽轮集团,由杭汽轮集团下属中央研究院负责上述燃气轮机基础技术研发工作。

面对市场的不解,杭汽轮似乎也有自己的苦衷。郑斌对记者称,燃气轮机的研发,是一项系统工程,不是说一年两年就可以做出来的,可能要五年、八年、十年,甚至更长。在这种状况下,我们考虑到:第一,中小股东眼前的利益,如果我们现在往燃气轮机研发方面投入大量的资金,对整个杭汽轮的财报数据可能会有很大的影响,这将牵扯到我们中小股东当前的利益;第二,希望通过这种转让之后,让杭汽轮能够更专注于当下的工业汽轮机研发制造;第三,我们也希望通过这个项目争取政府研发资金的支持,集团公司作为一家国有独资公司相比上市公司更便于争取政府针对燃气轮机研发的支持反哺资金。

在将燃气轮机研发项目转让给大股东时,杭汽轮自身也未放弃燃气轮机的业务。目前,杭汽轮涉足燃气轮机的业务,主要通过与德国西门子合作,开发燃气轮机在国内分布式能源等产业的应用。“上市公司与西门子的项目合作有助于杭汽轮对燃机市场和技术的了解与学习。杭汽轮集团立足于自主研发,着眼于燃气轮机未来发展。二者不矛盾。我们也公开承诺了,如果一旦有技术成果了,杭汽轮集团是绝对不生产,会把这个技术再转让给杭汽轮上市公司,这个是我们的承诺。”

 

 

  • 上一条新闻:

  • 下一条新闻:
  • 关闭窗口】 【TOP
    ·杭州汽轮动力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浙ICP备013034553号-1 首页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